開放幼兒園視頻監控,就能促進家校和諧?

  廣州市2018年兩會期間,幼兒園視頻監控向家長開放,成為代表委員熱議的話題。有代表委員認為應該開放幼兒園視頻監控,以此贏得家長信任;也有專家認為,監控開放涉嫌侵犯孩子隱私,對于老師也不尊重。記者了解到,在廣州,不少家長在為孩子挑選幼兒園時,會考慮是否開放視頻監控這一因素。(《信息時報》1月13日)?
  幼兒園視頻監控向家長開放,這其實涉及到三個問題。一是幼兒園是否需要安裝監控系統,并將之聯網,以備查詢。二是家長是否有權查看視頻記錄。三是能否實現實時視頻監控,也就是毫無障礙的將幼兒園教學和幼兒生活的情況展示給家長。?
  對以上三個問題給出肯定性、贊同性回答,是不難的。去年曝出的某知名幼兒園虐童事件,之所以會引發廣泛關注,是因為這類事件在各地偶有發生,而且發生疑似虐待、傷害事件后,往往會因為沒有監控,家長拿不出證明教師虐待孩子的依據。所以,正如《信息時報》報道中所提到的那樣,家長寧可分攤視頻監控的運行費用,也堅決要求幼兒園上馬這一系統,否則就寧可不選擇哪怕是離家更近、卻沒有監控系統的幼兒園。?
  家長的意圖很明確,這也是報道中有關代表委員的態度,幼兒園只有安裝了、開放了視頻監控,才能贏得信任。?
  真的如此嗎?依照法規,視頻監控系統只能安裝在幼兒園的教室、公共區域(如操場、過道),不能進入寢室、廁所和浴室。而系統禁入的那些區域,才是虐童、傷童行為的相對高發地——那么,如果以家長們集體授權,把監控又裝進上述禁入區域的形式,又能否贏得信任呢??
  這又會帶來一連串問題:征集幼兒園所有孩子的家長授權的操作性難題,家長授權能否免除侵權責任的難題;?
  幼兒園原本的監控禁入區域而經家長授權監控,相關監控視頻外泄,從而導致幼兒隱私受損的責任歸屬問題;?
  幼兒園幾乎所有區域的運行狀況,經由監控視頻透明化的展現給家長,這在對教師行為建立約束,最大限度減少傷害幼兒現象的同時,又將不可避免使得教師變得畏首畏尾,就像報道中所提到的那樣,“不排除有些家長對教師要求較高,只要發現了一點不如人意的地方,就會把這種情緒放大并通過社交網絡傳播”。?
 ……?
  筆者認為,在幼兒園安裝監控,短期內的確可以起到修復家長對于幼兒園及教師群體信任,減少家長猜疑的積極作用,但這并不是建設和諧家校關系的長久之計。防止幼兒園虐童事件發生,需要在幼兒園公共區域安裝監控,為家長監督提供渠道;同時還應完善公辦、民營等各類幼兒園的人力配置,加強幼兒園內部、教育主管部門、社會第三方等主體開展的安全巡查。教育主管部門應當會同公安、工信、法制等職能部門加快研究,就幼兒園園區安全監控所可能涉及的法律問題、訴訟風險,出臺指導性意見。?
  不僅如此,長期以來公辦、民營等各類幼兒園的師資薪酬水平過低,幼師工作責任、工作壓力、工作時長與薪資水平嚴重倒掛的現象,也需引起主管部門和廣大家長的充分重視。家長在為孩子挑選幼兒園時,不僅要關注是否安裝了視頻監控、會不會開放視頻監控,不妨也多問一句教師的薪資幾何、證照資質、有沒有加班費。來源:四川在線-天府評論 ?